東京 Triphony Hall – 《俄羅斯鋼琴藝術的繼承者們》第3回

日本東北大地震之後,許多外國音樂家都取消了訪日行程,我也退了好幾張票。昨天(2011/6/5) 終於等到了俄國鋼琴家 Nikolai Demidenko 在東京的Sumida Triphony Hall 與新日本愛樂交響樂團(NJP)的協奏曲音樂會,曲目如下:

Chopin / Piano 協奏曲第1號 作品11
Rachmaninoff/Piano 協奏曲第2號 作品18

這可能是我在日本聆聽的最後一場音樂會了,還好 Demidenko & NJP 讓我留下了一個美好的回憶。

上半場的蕭邦鋼協聽完,感覺像鋼琴家一人在表演獨奏,樂團只是適時地補上一些伴奏音樂,兩者之間沒有太多的對話。果然蕭邦還是專心創作鋼琴音樂就好,管弦樂非其所長。

下半場是 Rachmaninoff 的名曲 – 鋼協第2號,我坐在一樓的第4排,距離鋼琴不到10公尺。這應該是我第一次 Live 近場聆聽拉氏的鋼協,果然與在家用音響聽有著天地之別。現場壯闊的管弦樂的包圍感十足,音場感覺至少比家裡的音響大上10倍,而且近場聆聽少了反射音的干擾,所有的細節都聽得清清楚楚。鋼琴的聲音也是一流,史坦威的琴音像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珠,閃耀著豐富泛音的光澤,不斷從鋼琴打開的頂蓋下彈跳出來,真是音響系統所無法再生的美聲。

拉氏2號鋼協充滿著狂灑狗血的熱情,卻是令人百聽不厭的佳作,現場聆聽尤其令人動容。Demidenko 鋼琴的技巧非常好,每一次觸鍵都非常用心,演奏時非常忘我,嘴巴一直跟著彈奏開開合合,好像魚缸中的金魚一樣。三個樂章絕無冷場,樂團表現非常出色,與鋼琴交互爭輝,有幾段鋼琴與 Oboe 或是 Bassoon 的對話,樂手表現也非常出色。整曲奏畢,席間立即爆出如雷掌聲,許多聽眾起立鼓掌,日本樂迷難得如此熱情。第二首安可曲是蕭邦的夜曲,Demidenko 彈的如泣如訴,算是還給蕭邦一個公道。

走出音樂廳,天色已暗,不遠處的天空樹偉然矗立,啊,已經蓋到最頂端了。下次造訪 Triphony Hall 不知何年,到時天空樹應該已經變成熱門的景點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