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訪千年日本 – 單車遊飛鳥

2011年日本黃金周 (4/29~5/4),我們造訪日本歷史的發源之地- 飛鳥及奈良地區,還有佛教聖地-高野山,以及平安時代的靈場參拜道-熊野古道。這些千年古蹟與後來江戶時代的東西很不相同,頗發人思古之幽情,也讓我們認識到不一樣的日本。

本來打算從東京租車直接開往奈良,不過想到黃金周的車潮,到時塞在路上想找地方上廁所都有困難,就放棄這個省錢的念頭。剛好看到樂天網站上有飛機+租車+宿泊的套餐,算一下比坐新幹線便宜,就直接在樂天網站訂好行程,一人7萬2千日幣。

出了伊丹空港,直接租車開往飛鳥車站。從Car Navi定位車站,怎麼是明日香村呢? 原來明日香的發音與飛鳥一樣都是 Asuka,是在1956年由飛鳥村及其他二村合併而成的。

飛鳥車站旁就是一間很大的自行車出租店。因為飛鳥地區相當廣闊,兩腳走不完,騎車比較適合。我們特別從東京空運兩部Brompton小布折疊車來這裡,比起出租的菜籃車神氣多了。

一騎出車站,映入眼簾的就是飛鳥地區大和盆地的田園風光。日本歷史上從西元593年聖德太子攝政,到710年元明天皇遷都平城京(今奈良)這一段時期稱做飛鳥時代,飛鳥地區就是當時的政治中心。那時幕府將軍還沒出現,天皇一族效法中國建立了中央集權國家體制,但蘇我氏透過與皇室聯姻,開始了外戚掌權的歷史。蘇我氏與天皇一族展開激烈的權力鬥爭,最後645年蘇我氏滅亡,天皇重新掌權,開始歷史上著名的大化革新。710年遷都平城京之後,飛鳥時代結束,奈良時代開始。

如今在飛鳥地區悠閒地騎著小布,田畦連綿不絕,丘陵起伏如波,竹林農舍點綴其中,成群遊客坐在草地上野餐,單車騎士不時穿梭來去,完全是一派度假風情。Ally 說退休之後來住這兒很不錯,我倒煩惱住在這兒平常要作啥。

飛鳥車站旁

飛鳥歷史公園

第一站拜訪高松塚古墳。古墳約建於7世紀末,1970年開始考古發掘,2009年完成形狀復原。現在看來古墳像是縮小版的富士山,特別的是墓室中的彩色壁畫,有象徵東西南北四方神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,也有男子與女子的群像,畫風受唐朝及高句麗影響很深,人物豐腴。可惜墓室不開放參觀,另在墓旁建一展覽館展示壁畫複製品。我們在這兒買了一本”飛鳥王國”護照,售價才100日幣,內有許多景點的折價券,還有旅遊路線介紹及各景點紀念章的蓋印處,非常值得購買收藏。

高松塚古墳

騎車穿過羊腸小徑,轉了許多彎,迷了一小段路之後,終於到達下一站,聖德太子的出生地-橘寺。聖德太子雖然沒當過天皇,但卻是輔佐推古天皇攝行朝政的實際掌權者。太子輔政後,派遣隋使入中國學習,制定冠位十二階、頒布憲法十七條、編修國史、興隆佛教,建法隆寺,被尊為日本佛教始祖,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。值得一提的是,聖德太子遣隋使致送的國書說:「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,無恙。」,將日本與中國置於平等地位,隋煬帝看了很不高興。

橘寺不甚大,不過參觀起來頗有興味。伽藍的配置及植物錯落有致,寺中的二面石(反映人心善惡兩面),及銅馬像(相傳聖德太子曾騎黑馬登富士山),都有一種樸實的庶民趣味感。殿中有一尊當地居民製作的聖德太子像,大約是太子幼兒時期的造型,大頭兩側垂著唐式髮髻,面白唇赤,跪坐在地上,完全不是一般所想像的嚴肅造型。這樣的太子造型後來也看過好幾次,可見聖德太子信仰已經深入民間了。

往橘寺的小路上

橘寺伽藍

橘寺本堂(太子堂)

本堂旁的水池

二面石

離開橘寺,下一站是當地最著名的古墳-石舞台古墳,此墳相傳是跋扈的蘇我馬子之墓。蘇我馬子是聖德太子的岳父,官仕四朝天皇共五十年,在世時可說是蘇我氏外戚的全盛時期。古墳附近已經整理成為一個大公園,到處都是席地而坐的遊客。古墳為巨石塊堆疊而成,造型相當粗獷,可以感受到墓室主人的霸氣。目前墓室內已空無一物,遊客們排隊魚貫進入墓室參觀,我試著尋找墓室石牆上有沒有壁畫存在,結果當然是沒有。

石舞台古墳

古墳墓室

路旁自助小賣亭

再來騎著小布造訪岡寺。岡寺仁王門前是一段超陡的斜坡路,站起來抽車也沒辦法,只好牽著小布來到大門。岡寺是西國33觀音靈場中的第7個,木造伽藍完全沒有上漆 (還是已經剝落?),增添不少古意。這時正好是石楠花盛開的季節,寺內繽紛處處,非常漂亮。石楠花與杜鵑花有些類似,但是花朵更大,台灣通常只能在高山上見到。我們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人工栽植的石楠花盛開,算是一個驚喜。延石階而上來到三重塔,展望良好,可以遠眺飛鳥地區。

岡寺前的陡坡

盛開的石楠花

岡寺伽藍

岡寺三重塔

從三重塔眺望飛鳥地區

離開岡寺,超陡的斜坡讓人不敢騎車衝下去,我戰戰兢兢地龜速下滑,Ally乾脆用牽的。接下來要去尋訪飛鳥地區的田野古蹟 – 飛鳥板蓋宮跡。本來是想去拜訪北邊的飛鳥寺(日本最古老佛教寺廟)及藤原宮跡等有名的景點,但是這麼貪心的話要騎車到天黑了,所以還是決定去比較近的地方。到了板蓋宮跡,已是下午5點了,現場只有我們兩個遊客,可以仔細的欣賞,慢慢地拍照。

板蓋宮為蘇我馬子之子蘇我蝦夷於西元642年命人建造,也是645年專權跋扈的蘇我入鹿(蝦夷之子)在皇極天皇眼前被刺殺的歷史舞台所在。如今宮跡已整理完成,除了把地基殘石發掘出來,以及在原本的宮殿遺址上植灌叢為記之外,並沒有做太多人為的仿古建設,儘量維持原貌,保留它的歷史氛圍。一眼望去,附近只有稀稀疏疏的低矮農舍,我們趁著溫暖的夕陽,坐在宮跡旁,細細品味這無人打擾的遺跡。

飛鳥板蓋宮跡

小布與主人

時間真的不早了,得加緊騎車趕進度。循來時路,回頭拜訪田中小路旁的著名景點-龜石。龜石約一人高,造型古拙有趣,用途不明,可能是作為寺廟領地的界石之用。傳說當年大和盆地是一個大湖,湖水退去後很多湖中的烏龜死去,多年後居民便刻造龜石來供養。目前龜石是朝向西南方,據說要是龜石有一天變成朝向西方,大和盆地又要淹大水成為一座湖了。

龜石

沐浴在夕陽下的田園

在回到飛鳥車站的路上,途中經過了鬼之雪隱及鬼之俎,是由花崗岩製作的古墳的蓋石和古墳的底石。傳說中很久以前這一帶住著一個鬼,當這個鬼看到路人時便讓這一帶起霧,讓路人迷路。鬼抓到了路人後便在底石上料理,吃飽後就在蓋石裡上廁所。「俎」的意思是切菜用的砧板,而「雪隠」 在日文裡是廁所的意思 (好文雅的用語啊,其實雪隱源自於中文,不過現代中文早已不用,反而在日文裡保存下來)。

鬼之俎

鬼之雪隱

今天最後一個景點是天武天皇與持統天皇合葬的檜隈大內陵。大家或許覺得奇怪,為何兩位天皇會葬在一起,原來持統天皇原為天武之后,686年天武死後,臨朝稱制為女天皇。天武天皇是大化革新的核心人物之一,他加強了日本的律令體制,將皇室權利制度化。從陵寢的名稱看起來,好像是一座莊嚴氣派的皇室陵墓,但事實上是一個類似高松塚古墳的土丘,其上林木蒼鬱,遊客禁止進入,宮內廳(掌管皇室事務的單位)立有牌坊及鳥居,供人在外憑弔。

側看檜隈大內陵

檜隈大內陵正面

回到飛鳥車站,驅車前往奈良,已是天黑時分了。今天騎車暢遊飛鳥地區,在我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做為日本歷史上重要的飛鳥時代的政治中心,今日變成了充滿田園風光的旅遊勝地,卻沒有像奈良或京都那樣到處簇擁著吵雜的遊客。你可以悠閒地騎著單車,一面享受騎乘的暢快,一面拜訪飛鳥地區的眾多景點。雖然沒有太多宏偉壯觀的建築史蹟,但是一種深長的歷史味道浸潤著飛鳥地區的每一寸土地,值得你駐足仔細欣賞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